夏佟因

十年

chapter 6

《这次回来我不走了!》誒…………!早晨的黑之教团

此刻没了以往的宁静,显得特别热闹,原因是刚回到

教团的库洛斯元帅语出惊人,上至元帅驱魔师下至侦

探员无一不吃惊,脸上的表情仿佛就像看到千年伯爵

带着诺亚一族来攻打教团,甚至出现了红色警报,考

姆伊一把抓住了在他面前的某某人,大吼道《今天不

是愚人节,请不要开这种玩笑,这一点都不好

笑!!!》快速走到库洛斯面前非常严肃认真的说

《元帅,我们需要谈一谈》室长室里,考姆伊哭丧着

脸《元帅,咱们教团真养不起您这尊大神》,《我有

说要让你养吗?》,《好了话说回来元帅,如果我没

猜错你这次是为了亚莲回来的吧》,库洛斯挑了一下

眉不说话,《这可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噢~毕竟要让他

放下心中一直背负的东西可不简单,嘛你就好好努力

吧,元帅》,《你是我老妈子吗?管这么多,在这么

啰嗦下去,小心我把李娜丽给抢走!》,某妹控气急

败坏的吼道《元帅,你信不信我拿考姆伊3号灭了

你!》,《切,别忘了我还会改造恶魔,再说你发明

的那些破铜烂铁能跟我比吗!》不以为的反驳到就当

两人谈的正欢,一阵轻微的声响从门边传来,一瞬而

过,待二人望过去时,已不见人影,《元帅,你觉得

会是谁》,《对方是谁,关你什么事,先走了》离开

了室长室,是时候该去找偷听的小猫咪了。

《呐,亚莲你还好吗,脸色看上去有点青白》肩膀冷

不提防被拉比拍了下,正在游魂的亚莲给吓了一跳回

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拉比《我没事啦拉比,你今天怎

么这么早回来,我记得你今天好像有任务的》,《只

不过到镇上调查一些东西,倒是你干嘛在走廊里发

呆?》,《没什么啦,我先走了 拜~》告别了拉比 回

到自己房间的亚莲看到了那个牵动着自己心的那个人

他的师傅大人 ,男人一手拿着酒杯,另一手逗着魔偶

迪姆甘比,理所当然的靠在他房间的沙发上,仿佛这

是他自己的房间一样,男人见到他《呦,亚莲你回

来》还可以装作若无其事跟少年打招呼,显然并不打

算搭理人的亚莲没理那位擅自不经主人同意就擅闯他

房间的人。

十年

Chapter 5

  就在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时,库洛斯看了亚莲一眼率先走了出去,后者一愣不明所以,随着前面的人跟了上去,长长的走廊在黑夜中仿佛没有尽头,两个人的脚步声一次又一次地在耳边回荡着,直到库洛斯在厨房里停了下来,亚莲才发现自家师傅该不会……真的要做饭吧?!!!心中无比震撼,正确来说是被吓到了 眼睛刚扫到库洛斯挽起衣袖 ,一手正拿着菜刀,准备向放在傍边的番茄,土豆进攻。亚莲靠在门边,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深思中,想着小时候自己遇到恶魔毫无反抗力时,眼前的人总会一脸嫌弃但还是帮自己解决掉那些恶魔 ,他是他的光,是他的救赎,在玛纳被自己杀死之后,他向他伸出手了,拯救了自己,对他而言,他是他的世界,是他一生追逐的目标,他想要变强,强到足以站着他身边,而不是在他身后为止!《看这里只有一些土豆,番茄还有半只鸡,只能做两样菜,炒番茄跟土豆鸡可以吧?》库洛斯头也不回的问着亚莲《啊……啊可以》亚莲愣了几秒才回答,《元帅,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师傅吗?》“碰”一个土豆丢中脑门,《废话!那不成你小子想要造反不成!这种不尊师重道的称呼下次再让我听到后果自负!》不满的说出,不一会,饭菜都已经做好了,看着桌上的两样菜,亚莲惊讶的说不出话了,拿着筷子,小心翼翼地尝试一口,《师傅,你做的菜还不错吃》“碰”有一个土豆命中脑门,《我要是第一次做会好吃吗!小时候给家里人做过饭》,我在心中点点头,《原来如此》心里则想着“如果我把师傅会做饭的是告诉教团里面的人说,会不会立刻就被人请到考姆伊面前,让他研究研究”《但给家人以外的人做饭,亚莲,你是第一个》库洛斯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只剩下亚莲瞪大眼睛吃惊的消化着刚刚的那一句话,看着桌上的两样菜,怀着复杂的感情,最终动起筷子慢慢的把桌上的菜一滴不剩的吃完了。

十年

Chapter 4

《小鬼既然醒了那就回到自己房间去!》库洛斯看着
亚莲一脸不耐烦的说,〈咕噜……咕噜……)一阵有规律的
声音从亚莲的肚子传来,偌大的房间安静了起来,某人
的脸一下子火红了起来 ,虽低着头但耳朵傍的红晕给出
卖了,如此害羞的模样把后者看在心里去了,好想把他
占为己有的欲望,让仅有的一丝理智硬生生的压了去,
紧握的双手不断的告诉自己现在还不可以,时间还未
到,虽然这样做不像他库洛斯.玛利亚的作风,但是为了
亚连,他愿意等 不为别的,只因那个人是他,可以用尽
生命去保护的他所珍爱的他。

《笨蛋徒弟就是笨蛋徒弟,这么大的人还不会照顾自己》将面具戴上他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玩世不恭的样子,将最真实的一面藏在面具底下是他的强项,也是为了保护那口中的笨蛋徒弟。《师傅你还不是一样成天到处跑,三天两头就玩失踪,也让人很担心的好吗,作为补偿你难道就不应该做一顿饭给我吃吗!!》“啊啊啊啊……完了,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师……师傅肯定会杀了我……啊啊啊啊……怎么办,早知道刚刚就不那么冲动
了,果然冲动就是魔鬼”以上皆是亚连的脑残的心里话
,完全不敢看自家师傅一眼。

《哦?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饭过呢,我亲爱的徒弟~》库洛师不留痕迹的反驳说,完了,完全忘了,以往跟师傅修行的时候,那个无良师傅只会一面压榨自己,那些家务活基本上都是他来做,而他师傅大人则坐在一旁,不断地使唤我做这做那,还有一堆更过分的要求,摇摇头想了想良久才吐出两个字 《没有》,《对了,你刚才我什么来着,啊对了让人担心,请问一下让谁担心呢?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亚连的库洛斯紧紧逼问,心里则在想着,“是不是太久没修理你了,敢拿我开刷,不修理你一顿就不是你师傅大人我”。亚连在脑海里快速的想,有谁会担心自家师傅,唔……神田那个死马尾一刀平直接出局,拉比那个死兔子对自己以外的东西不感兴趣也出局,李娜丽不太可能光一个考姆伊就让她头疼了哪有时间去关心其他人,考姆伊的话就更加不可能了,唔……科学班,探索者没有一个 ,倒想让库洛斯死的人就一大堆,现在你总于知道人缘有多不好了吧 ,混蛋师傅!《让……让我担心总可以了吧》死就死吧,亚莲一脸闭着眼豁出去的说,完全不敢直望对面人一眼。

十年

chapter 3

晚上大约八九点,亚连一脸苦脑的来床边来回跺步心想“早知道会饿肛子,刚刚就应该填饱了肚子再逃,现在将晚了,总不能把杰利先生叫醒煮饭给我吃吧?现在出去,又怕见到师傅,一想到刚刚中午自己的反应跟就感觉很没脸见人,尤其是那个人!!! 现在是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迟早会死……还是会饿死的那种!!!!”轻叹了口气,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希望幸运之神会眷顾。

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长长地走廊上空无一人,亚连左看石看一边放轻脚步地朝食堂走去,却在一个转角处停住了,亚连怎么也想不到这时候还会看到那个一直想躲起来的人,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他的背影看起来如此地孤独寂寞,令人心疼,再看看栏杆上的香烟灰跟烟头,那数量令人不敢共维,师傅他究竟抽了多少包香烟,难道不知道很伤身体的吗?

走到他眼前,刚抬起手想打声招呼,却跌入了一个不失温柔还有着淡淡地烟草味的怀抱,不会让人感到刺鼻难闻,很好闻,是他独有的味道,就失去意识了。再次醒来己近半夜了,亚连一转头看到库洛斯吓了一跳,《师…师傅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笨徒弟睁大眼睛看看这是我房间》,嗯,哦原来是师傅房间,不对这不是重点,师傅他……他居然让我睡在他床上,天要下红雨了吗?!!!《师傅,你其实可以送我回房的》,《小鬼的房间太远了,反正你也睡不久》说完眼睛盯着亚连的肚子瞧,果不其然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亚连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瞬间想挖个洞埋起来算了。

十年

chapter 2

下午两点正,黑之教团的所有人包括亚连在内都在科学班的研究所等待库洛斯元帅的归来,位于正中央的方舟此时走出了一个人,但并不是元帅,而是一名普通的探索者,他的手里正拿着个黑色四四方方的盒子,站在前面的科姆伊室长则低头对着傍边地利巴班长小声地说《我们是不是该把它换成葬礼……》众人沉漠着,不发一语,首先沉不住气的李娜丽发动了圣洁来到了那位探索者的面前声音明显颤抖地说《这……这里面是不是元帅的骨……骨灰?》,《蛤?那个李娜丽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手上的这个不是元帅的骨灰而是库洛斯元帅要我先带它的香烟,元帅本人现在在小镇里面的一家饭店,还说什么我喜欢,你只要乖乖听我话做就对了……》一想到那不服责任的元帅,那位探索者就咬牙切齿的在心底咒骂,但那是后续的事了,听到库洛斯元帅平安无事,众人的心跟着放松下来安静的等待着家人的归来。

等了差不多个一小时,库洛斯元帅的身影总算出现了在方舟面前,亚连待在一傍静静地打量着十年末曾见过面的师傅,看着眼前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装,白色的衬衫衬托着他高挑的身材,原本一头凌乱的红色长发,此时正柔顺地贴在背后,脸上总是带着遮着半面的面具,轻蔑的笑容,还有那不可一世的表情,让人难以接近,师傅似乎变得更厉害了,也变得遥不可及,让人生感畏惧,仿佛没有人感靠近,只能远观不可触碰,想到这里亚连只想逃离这地方,却不知在他以为众人没发现他悄悄离开的时候始终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看到他慌张的离开,嘴角似笑非笑,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十年

Chapter1

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看似平凡的一天在
黑之教团的众人来说却不太平凡,仿佛像是世界末日来
临要来了,亚连刚走出房门,往餐厅的方向走去,一路
上,不管是科学班,探索班还是驱魔师等人都在说着那
十年不曾回过教团,现在却又突然回来的库洛斯.马利亚
元帅,我的师傅大人………

《啊,是亚连君,早上好,》迎面而来的是李娜丽,《早上好,李娜丽》我轻轻点头问候着,《对了,亚连君,你知道了库洛斯元帅今天要回来的事吗》李娜丽突然看着我说道,我点点头,表示己经知道了,但没想到是今天罢了,看着李娜丽欲言又止的表情,按下心中疑惑,问道《怎么了?妳没事吧,李娜丽》《呐,亚连君,在你心里库洛斯元帅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李娜丽突然地问我,我愣在原地,傻住了 脑袋里浮现出师傅的样子,那个放荡不羁的师傅,一天到晚只会去找女人,喝酒,品行差到不行的男人,还不负责任地把账单丢给自己的徒弟等等等……想到这里我脸上的表情黑了下来,用尽力气的喊到,《师傅是全世界比恶魔还要恶魔的男人!!!》,《呵呵……是吗?你知道吗亚连君,其实我挺羡慕你呢,可以做库洛斯元帅唯一的徒弟,你大概不知道吧,在你还没来教团之前,那时元帅还没离开教团的时候,科姆伊哥哥曾问过元帅,要不要收弟子,元帅那时候说他这一生不会去收任人做徒弟说什么看着碍事又麻烦,从那时候起,哥哥没有再元帅面前说这一件事了,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元帅居然破了自己的誓言,收了你做他唯一的徒弟,确实元帅给人的感觉认为他放荡不羁,但其实元帅的内心是非常孤独的不然,元帅不会周旋在其他女人身边,其他人也许不懂,但亚连君,你一定能懂,不是吗?但你知道吗?对我来说,库洛斯元帅是如此地遥远而不可及,看似在你身边,伸出手便可触摸,但其实理你很远,只能远看不可触摸,他的强大,令人有安全感,但同时也会有崩溃脆弱的时候,但这些我们体会不了,只有你能体会,也只有你懂,这么多年的相处,你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都明白他的心到底要的是什么,好了 ,我就说道这里了 ,亚连君,好好想清楚刚刚我说的话吧,》说完,便离开了。

看着李娜丽的背影,诺有所思,师傅确实非常的强这一点我无法否认,也没有理由去否认,回想起小时候的自己,面对恶魔时的软弱,对师傅求助,虽然师傅会一脸不耐烦,却还是会拿起断罪者将恶魔解决掉,然后在狠狠的教训我,区区lever1的恶魔都不能自己解决,像什么样!!!但这些都多亏了师傅,我才可以不断的去追求他的脚步,师傅他……他对我而言他就像太阳一样的存在,在我最无助彷徨的时候想神一样的降临在我面前,不管是以前还在现在师傅依然是我所追求的目标,更是我心中的太阳!

好无聊的一天啊~
画的不是很好
别介意~